内人肉

喻黄最高,红往最高

无题

王俊凯x邬童

“嗡————”
王俊凯是被qq特别关心的手机震动给吵醒的。他睡的本就很浅,稀里糊涂的梦也没做过半,抬起头老师还在讲第三大题,看老师慷慨激昂的模样,这道题应该有些难度。

他知道是他的消息来了。

可却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心里有些不安,往常他从来不会这个点找他,医学生的课很满,艺术生也是,尽管有些课实在是无聊透顶,但是两人都心照不宣的选择晚上才开始类似执行任务一般干瘪的聊天。

可曾经好像不是这样的,王俊凯撑着头,另只手划拉手机进入聊天界面,恋人的头像上标了个红晃晃的1。

以前啊……开会时顶着辅导员如刀般的眼神,还能装作波澜不惊的调暗手机屏幕给他发个暧昧不明的表情,他的消息回的很快,感情也是,像初夏的微风穿过心堂。

那都什么时候的事了,王俊凯也不记得了,或者说是不想记得,巨大的落差总会让人的心情不太美丽。

何必自己找罪受呢。王俊凯的至理名言之一。

邬童在对话框里喊了自己一下,这让王俊凯有些别捏,不是说称呼不好,相反王俊凯的好朋友都这么叫他,一个很平常又亲呢的称呼。

但这个称呼也只有好友在叫,他的恋人从来,从来都没叫过,他总是固执的喊他甜甜或是其他暧昧的称呼,王俊凯适应甜甜这个称呼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毕竟被一个比自己小上一岁多的人喊那么不爷们儿甚至腻到牙疼的称呼,真的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体验,可他仍要这么叫着,久了,王俊凯也不管了,任由他去罢。

现在他却改了口,喊他小凯。王俊凯真的开始慌了,没理由的,心咚,咚,一下一下沉重的跳着,他犹豫了很久,开始装傻“小童?”

“哈哈,小童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啊。”

“小——童——?”

他连发了好几句,想要从不安中挣脱出来。学校网不太好,每条消息后都带着个旋转的圈,挣脱无效,反倒是愈陷愈深。

他开始渴求恋人的回复能给他一记镇定剂,邬童也确实很快给了回应。

一个心猿意马的敷衍。

他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也不傻,一件事总要有个结局,只是好与坏罢了。

“我们还是做回朋友吧。”

手机屏幕刚变灰突然又亮了,是他的恋人,啊不,现在是旧情人了,王俊凯的旧情人对他说。

“你还喜欢我吗”王俊凯的手有点抖,敲出几个错的音节,好在他还存着几分冷静,把错别字都改完才发送了消息。

“……”

“朋友的喜欢。”

好了,最后的一根稻草不见了,王俊凯有点不知所措,他明明是准备好了的,可现在看来好像一点用都没有

“行吧,那约好的比赛还打吗?”

手机那头他洒脱的不行不行的,不爱就不爱,哥哥我一点没在care。

短短一句话似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突然就觉得好累,比做一天3d模型还累,他把头埋在臂弯中,有点湿漉漉的。他想,他大概是老了,才看一会儿电子屏眼睛就不舒服了。

他就一直固定了这个姿势,也没力气动了,课据结束还有很久,够王俊凯再睡一觉。

他想梦到暑假的凌晨四点,那个时候他在哄邬童睡觉,给他念着随便找的故事,邬童低低的笑着。

迷迷糊糊他好像真的困了,没有凌晨四点,也没有奇怪的故事,却是开始的时候,邬童大大方方,桃花眼弯弯,对他说
“我好喜欢你啊。”

这哥们儿真不够意思。王俊凯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评论

热度(8)